远东无损检测资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迟延崑——特朗普胜选有感

2016-11-11 10:57| 发布者: 强天鹏| 查看: 782| 评论: 0

摘要: 特朗普胜选有感历史也许会记住这个日子:2016年11月8日。美国的大选选出一个从来没有就从政经历的“圈外人”。似乎预示着美国将发生重大的变化。向好,还是相反,不但取决于特朗普的本性也还在于互动。这次大选的一 ...

特朗普胜选有感

历史也许会记住这个日子:2016118日。美国的大选选出一个从来没有就从政经历的“圈外人”。似乎预示着美国将发生重大的变化。向好,还是相反,不但取决于特朗普的本性也还在于互动。

这次大选的一个突出的特征是以往的选举规律全面失灵。

比如说,简直可以说一直是美国选举铁律的【得华尔街这者的天下】,也就是得到华尔街金融财团最多捐赠的得到选举的胜利,这一回彻底颠覆了。希拉里·克林顿毫无疑义地得到更多的华尔街捐款,但是却输掉了选举。

再比如,民调。所有的民调希拉里都高于特朗普,但是投票的结果与民调唱了反调。

还有,这次选举媒体一反过去标榜的中立立场旗帜鲜明地站在希拉里一边,或者更恰当地说是站在反对特朗普一边。在共和党内部初选的时候就反对特朗普,而在两个候选人确定之后,绝大多数的媒体又都公开表露了支持希拉里的立场。但是有媒体和金融财团支持的,还有美国国外盟友的偏爱的希拉里还是败下阵来。

这说明了什么?我看说明了美国人民求变之心日渐坚决,这说明美国需要变革,现有的主流精英的意识乃至他们的体制都显得需要与时俱进了。

说一句似乎题外的话。不久前我看到一位中国的的精英教授的文章,他说美国也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他用“既有也有”的模式说美国也是社会主义。这个说法,我看在美国找不到什么知音。希拉里的党内竞选对手桑德斯是个公开的社会主义者,在党内初选的时候得到大众的支持,但是被精英主导的初选制度压下去了。美国的这个精英集团反对社会主义的决心是非常坚决的。

希拉里的失败,可以说是美国旧的体制的失败。

世界正在发生急剧的变化,欧洲统一在过去的半个多世纪中已经跨过了好几道沟沟坎坎;前苏联已经解体;中国更是改革的先锋在三十四年间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一个在世界经济中无足轻重的角色变成了世界工厂;也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个世界在过去的三十年间发生的巨大变化,是半个世纪之前谁也想象不到的。但是美国,不能说一点变化也没有,但是还基本上是坚持二战之后的谋取世界霸权的基本国策。在那场战争中发展起来的军工综合体成了尾大不掉的政策主导。

美国的现任副总统拜登先生在支持希拉里的竞选中说了一段话,很有代表性。他可能认为这段话既政治正确也很得体,但是却反映出美国的政治精英的落伍和不合时宜。他说:在他跟习近平主席的谈话中他给美国的定义就是“可能性”,如果到此为止,也还不错,可是他接下来的话却画蛇添足了。

拜登先生接着对选民说:“可能性。好好想想这个词。和世界其他国家不一样,我们从来没有想过有什么事情是我们做不到的。我们从不退缩。我们一直在征服。我们有世界最先进的文化,我们有世界最先进的民众。没有什么事情是我们做不到的。通过选希拉里担任美国总统,让我们展示这些吧。谢谢,非常感谢。”

都二十一世纪了,还以为【没有什么事情我们做不到】,还要【一直在征服】【从不退缩】。这样征服下去,就成了希特勒,或者拿破仑了。正是这种不知到自己的限度,不知道有什么事情是自己做不到,导致过去一切霸权走向坟墓。

而特朗普先生的最大的不同,就是知道有些事情是做不到,也不应当做的。他敢于说真话。

人们曾经以为,苏联崩溃之后世界会走向和平。但是华沙条约集团解散了,北约却要东扩,一直逼近到乌克兰的边境;乌克兰本来可以成为欧洲与俄罗斯之间的纽带和缓冲,但是以美国的征服思维主导的乌克兰颜色革命却把乌克兰变成战场,变成俄罗斯与欧洲的障碍。在东方,希拉里主导的重返亚洲,亚太再平衡把亚洲推向对抗的边缘。他们给日本法西斯军国主义松绑,希望把日本大造成美国帝国主义的战争机器。她甚至在菲律宾把南中国海叫做西菲律宾海,这种1966年中国的极左的中学生玩的伎俩居然被这位老太太搬上国际舞台,这让我对她的政治智慧和国际视野大跌眼镜。这大概是大多数中国人不希望她胜选的主要原因。我们讨厌极端分子,无论是极左还是极右。而且这两极之间看似相反却又经常相通。

实际上从上个世纪90年代冷战结束开始,美国人就不断发出改变的声音。当年克林顿的选举就是高举变革的“newbeginning”旗帜,很有点革命的味道,但是上台之后受各种世间的困扰,似乎让他们夫妇认识到与极右实力妥协的必要,一改激进的初衷而变身“中右”。如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中她都毫不犹豫地投了赞成票。而民主党的左派,比如佩洛西则坚决透了反对票。依照克林顿夫妇在九十年代初的激进,他们应当反对共和党发动过的战争才对,至少应当反对伊拉克战争,但是没有。相反的,克林顿夫人还是利比亚战争的主要推动者。奥巴马,也是高举“Change”的旗帜上台的。他这八年虽然不是毫无改变,但是基本上还是在原来的道路上。而中间的小布什则可以说是超级大国的回光返照。他发动了两场战争耗尽了帝国的荣光和仅存的精力,证明了【一直在征服】的不可持续,并引发严重的金融危机。这个危机,暴露了百分之一与百分之九十九的尖锐矛盾,让华尔街名誉扫地。我甚至认为可以说,假如不把“占领华尔街”运动镇压下去,今天当选的就可能是桑德斯。这就是美国的国家机器的资本主义性质的最典型的明白无误的证据,亏得我们的学富五车的名牌大学的教授居然敢说美国是社会主义。

现在,一个非体制内的人物当选美国总统,很可能给美国带来转机。正所谓旁观者清,体制外的人才可能认清这个体制的弊端。其实体制内的人也未必看不到,但是往往视而不见,为了自己的个人利益宁肯出卖良知而循规蹈矩。

现在上来一个非体制的人,我们不能指望美国会铸剑为犁,会完全放弃谋取霸权。但是我们可以指望美国的新政府会有所收敛。如果特朗普能言而有信,应当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国内事务上,把美国的经济搞搞好才是正理。我曾经说过,一个频临破产的企业的新任高管第一件事就是缩减开支。艾柯卡来到克莱斯勒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的薪水定为一美元,然后大刀阔斧裁员减薪。假如特朗普能这么做,比如把总统的薪金腰斩,然后所有依靠联邦政府发薪水的都有不同比例的减少,包括社会福利也减少百分之三或五。大家都勒紧一下裤腰带,日子还是过得下去。然后再把军费也做与社会福利相当的削减,从而把联邦政府的开销做到量入为出,就是一个很好的开端,一个新气象。如果特朗普有魄力,这一条应当不难做到。当然如果坚持“千里作官为发财”的惯例,那就不可能了。

然而最重要的还是要有一个正确的符合美国实际的经济政策。本人不懂美国经济,不能多谈。但是仅仅靠共和党传统的减税而且是给大企业减税是没有什么意义的。这方面美国真需要向欧洲学习学习。

美国的一个痼疾是财政贸易连年累月的双赤字。几年前我曾经查过美国与加拿大的贸易记录,连续二十年,每一个月都是赤字!无论加元与美元的汇率如何变化。

这不是因为美国人比加拿大人懒惰,相反,美国人要辛苦的多。各种的原因就在于美国的高额军事开销。

军火工业在一定的程度上似乎是经济的春药。但是过高的军费是饮鸩止渴。为了过度发展军火工业,追求军事上比其他国家保持超过了一代的优势,美国政府的政策向军工倾斜,以财政赤字支持军火工业,为了引导人力向那里集中,就是高利润高工资,从而抬高了整个工业界的成本,长此以往使得美国的民用产品在国际市场上失去了竞争力。现在,在民用领域,除了计算机,还有什么是美国的强项?很少了。这不是因为美国人不刻苦不勤劳,而是国策使然。美国现在在世界上有数百个军事基地,连在古巴还有个军事基地,近一千军人。有这个必要吗?

美国不可能完全从海外撤军。美元还要靠军事力量支撑。但是适当减少海外的不必要的军事存在,节省开支是完全做的到的。美国人一定要想一想,什么事自己做不到的,特别是靠刺刀做不到的。把过多的实力消耗削减下来。能进能退才能长存。否则霸权的欲火与资源能力的矛盾撕碎一切霸权的覆辙就不能避免。知止,是全身而退的必要条件

美国人现在担忧失去霸权。疑神疑鬼到处找谁是他们的霸权的终结者。其实这个终结者不是别人恰恰是美国自己的越来越膨胀的欲望。过去苏联是他们的噩梦。的确苏联是革命的产物,但是苏联也基本上处于守势而非采取进攻姿态。苏联支持世界上其他民族的革命,其实首先是道义上的义务,其次也是自己生存的必须。从斯大林稳固之后,苏联的对外的支持就很有限了。苏联在二战之前一直谋求与英法和解共同防御纳粹德国,但是英法实行对德国法西斯的绥靖主义鼓励其向东发展剑指苏联。把苏联塑造成邪恶帝国是美国帝国主义的策略,给自己的扩张制造一个理由。

至于中国从毛泽东时代就从根本上不认为革命可以输出。当年古巴革命的领袖之一格瓦拉访问中国,他的一个目标就是想让中国支持他到拉丁美洲去搞武装斗争,但是他最后只能失望。

假如中国全盘西化了,成为与美国有共同的思想理念的国家,那倒真可能与美国争霸,但是中国从历史上就不认同西方那种征服世界的宗教狂热。唐太宗的时候,葱岭以西的一个王国要求加入大唐,太宗婉拒了,他说那里太远,加入也只是个名义,如果他们那里发生什么事情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明成祖是一位堪比唐太宗的天可汗。菲律宾那个地方的苏禄国的三位国王率三百余众来朝,成祖也没有想把那个地方征服过来,这个苏禄王国倒是后来被万里之外的美国人灭了。

中国有十三亿人口,已经很大,管好这十三亿人的生老病死衣食住行已经很不容易了,世界各国的事情应当由世界各国的人自己来管。这就是中国的世界观。这与西方人那种以神的名义征服世界统治世界的世界观完全不同。

如果特朗普先生能坚持自己的初衷明白不应当把手伸的太长管得太多,那真是世界的福音。当然也有一些被管惯了的一旦没人管可能不习惯,甚只害怕。

然而,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也许一旦当了家,老特同志也会身不由己,当了和尚就得念经。奥巴马先生未必就真想跟中国过不去,他甚至说过“中国在南海的要求并非没有道理,但是不能用胳膊肘子把人家顶出去”。但是在他的任内美国军人在南海闹得最起劲。特朗普能管住美国军方吗?这些年美国的军人一反过去听从政府指挥的传统,频频在外交上喊话,弄得不好就可能走上法西斯军国主义的道路。这也是军工综合体翅膀硬了的必然表现。特朗普作为共和党的总统,也许对军方能有更多的约束力。不过到底谁约束谁,我们还要看一段时间才能知晓。最大的可能是某种妥协。

我希望中国人不要以为希拉里没有当选就可以松一口气了。美国不管谁上台,除非是一个天才的有洞察力决心改变美国的国策的人上台,中国与美国的关系都不会有根本变化。特朗普,现在还没有迹象说他会是另一个尼克松,摩擦还是少不了,即使特朗普想改变,没有中国的坚持和斗争美国的右派也不允许他变。只有让右派明白他们那一套行不通,他们才会讲一点点道理。中国的利益要靠中国去争取,没有谁,会主动送上门来。在这里退让,温良恭俭让是没有意义的。

无论如何,特朗普这个个性鲜明的新总统给中美关系提供了一个新的机会。值得重视。

11

路过

雷人
1

握手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2 人)

  • 你會怎麼做?
  • 超声检测考题汇编(含答案解析)-高级无损
  • 特种设备UT三级复习资料及部分习题、试卷!
  • 2011年MTⅢ级闭卷、开卷试题
  • 核电超声波检测教材

联系我们|免责申明|广告赞助|手机版|Archiver|远东无损检测资讯网  

GMT+8, 2017-10-22 18:03 , Processed in 0.094678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