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远东无损检测资讯网 返回首页

yuandong的个人空间 http://www.fendti.cn/?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如何进入远东之门——编辑推荐博文

热度 29已有 3830 次阅读2010-8-30 12:43 |

欢迎您敲响远东之门!
您是想发表博文?还是想申请名博?有关路径指引如下:
 
1、发表博文:将您的博文以回复的形式发给我们,或通过邮件发给我们,邮箱地址为FENDT1@163.COM.  如果内容和文字符合要求,编辑就会用您的名字将博文在“远东无损博客——编辑推荐”上登出。
 
2、申请名博:如果能在2个月内发表5篇博文,并能以后每月发布不少于一篇博文,就可以申请名博。申请要求可以通过邮件发给我们,邮箱地址为FENDT1@163.COM.  管理员将及时回复,并为你开辟专属园地。只要遵守国家法律和行业规则,符合远东资讯网风格,专属园地就由您自己耕耘了。
 
 

路过

雷人
4

握手
25

鲜花
1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回复 Rgang 2010-9-15 16:35
   danshi wei shenme buneng yong hanzi shuru ne ?
回复 barbaria 2012-2-2 17:20
nashi yinwei ni meiyou hanzi shurufa.
回复 铁路探伤工 2012-3-16 22:44
ni men zhen shi tai you cai le !
回复 gqking1982 2014-5-19 15:30
haishi yong hanzi hao,kanqilai bushi henxinku。
回复 假面 2014-7-15 14:08
  
回复 56789 2014-9-26 15:59
:添加时光轴记录:我叫王加起,男,汉族,1987年8月23日出生,山东省临沂市费县马庄镇牛田村三组人;身份证号371325198708232718,联系电话:18764916661。
2013年4月,我和老乡胡平(男,25岁,山东省蒙阴人)经人介绍来到河北省霸州市信安镇杨各庄村,随老板赵新国在河北方圆工程检测有限公司苏桥储气库项目部工地工作,工作内容是操作γ射线探伤机(放射源为铱-192,与2014年5月7日南京放射源丢失事件的放射源相同)进行管道探伤作业。项目经理张晨霞和管理人员以及设备都是河北方圆工程检测有限公司的(以下简称方圆公司),另有赵新国带领的从事一线探伤作业的农民工大约有十人左右,我是其中之一。2013年6月7日晚,我与同事胡平、水源(男,约26岁,山东人)、韩军(男, 约22岁,山东费县人)赵勇(男,23岁,山东费县人)共5人,乘司机宋得水(男,24岁,河北任丘人)驾驶的皮卡车携带三台γ射线探伤机前往工地作业,其中我与 胡平一组,韩军与 赵勇一组,水源自己一组。水源在作业过程中感觉没有收回放射源(水源操作的这台探伤机平时就不好用,方圆公司又不肯修,属于带病作业),就电话报告了项目部经理张晨霞,张晨霞就给在另外作业区的王超打电话,要王超过来水源这儿看看。结果王超没有来。后来,水源给司机宋德水打电话,让宋德水去接他。大约在6月8号凌晨2点左右,水源携带他的那台γ射线探伤机和我们汇合(当时,该机放射源铱-192已卡在前导管内没有被收回到防护铅罐内,处于辐射暴露并高度致人危害状态)。汇合后,我们5人乘宋德水驾驶的皮卡车(我坐副驾驶位置,水源等4人挤在驾驶室后排。当晚我们作业拍的片子均放在我脚下,后来才发现因受放在后车厢内放射源的照射而全部曝光)由作业工地返回杨各庄村的项目部。途中,大约凌晨4点左右,司机宋德水驾车差一点儿翻到沟里去,他说头晕(可能和受铱—192照射2个多小时有关)不能开车了,于是我们在王庄子乡通往112国道的路东侧一个加油站内进站休息。我们6人在车上睡了大约4个小时(也被铱-192放射源近距离照射了4个小时,同时该放射源也在作为公共场所的加油站内照射了4个小时,加油站夜间值班人员及过往加油车辆司乘人员均在被铱-192照射范围之内);到早晨8点左右,我们回到杨各庄村项目部。大家将3台γ射线探伤机卸下来放在一进大门口影壁内的仓库里的(周边近距离就是我们的职工宿舍、杨各庄村民民居、住宅楼、饭店等)后,我们就上二楼睡觉去了(我们睡觉的位置距那台γ射线探伤机的直线距离不足20米)。睡至中午12点左右,有人上楼叫醒我们,说我们照的片子不合格。我和胡平、赵勇下去看,发现片子全曝光了。有人说是不是铱-192放射源没有收回去?这才把水源喊下来,水源说,可能是没有收回去。项目经理张晨霞这才组织人拿报警器(事实证明该报警器是坏的,失灵了)到仓库里去找源,结果报警器放到水源操作的那台γ射线探伤机上没有报警(应该报警),他们就拿着报警器去我们乘坐的那辆皮卡车上去找。我因为犯困,就在仓库里坐着了。他们在外面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后来一个叫王强的工人进来找到水源操作的那台探伤机,拿起前导管朝地上一磕,铱—192放射源从前导管内掉了出来。大家一看放射源就在外面,吓得都从仓库里跑了出去,到了院子里。后来一个叫王影的工人穿上铅衣进到仓库,想把放射源安回到铅罐里去,没有成功,马上就出来了。大家吓得都没人敢再进去,后来我看这也不是办法,总得把源放回去,要不大家都危险。于是,我穿上铅衣,进到仓库里,用了大约十几秒的时间,把源放回到铅罐里去了,那时大约是下午14点左右。(该放射源已经从凌晨2点到下午14点失控暴露在外时间长达12小时,其中在加油站暴露辐射约4小时,在杨各庄村辐射暴露约6小时)。当天下午,项目部主管经理何爱民和安全主管杨某某(具体名字不详),把我、水源、张晨霞分别叫到宿舍做了笔录。第二天(6月9日),公司组织我们当晚一起作业的6人(包括司机宋德水)到保定市职业病防治所体检。在6月9号晚上作业时,我就感到气喘、浑身乏力(平时不这样)。我告诉张晨霞经理说干活没劲儿,张说让我休息一天。第二天上午,赵新国和宋德水、庞万里带我到了河北省任丘市法医医院检查。下午拿到化验结果,一个大夫看我的化验结果说我白细胞、血小板、红细胞等指标都低。下午正好胡平、韩军、赵勇三人也赶到了任丘市。赵新国就让我们4人一起回山东老家了。
我回到山东老家后,先到山东费县医院检查,验血发现各项指标都低,就去了临沂市医院,验血指标还低,就从6月24开始至7月7日在临沂市医院住院治疗。临沂市医院初步诊断我为:全细胞减少,MDS?免疫相关性全细胞减少?因无法确诊,建议我去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天津)做进一步检查。7月22日,经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天津)诊断,印象为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RCMD,全血细胞减少原因待查。建议我如有条件“行HLA配型并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骨髓移植)”。2014年6月27日,我又到北京解放军307医院住院检查,医生再次建议我尽快筹钱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骨髓移植)
我后来通过咨询和查资料才知道我的伤病完全是因为2013年6月7、8号在方圆公司受铱—192 放射事故辐射造成的“放射病”。因公司当时隐瞒了我在保定职业病防治所的检查结果,没有带我去正规的放射病专业医院进行有针对性的治疗
我家在沂蒙山区,妻子24岁,有一个3岁的儿子,父母年过半百,全家都是农民。从去年6月,我在工地作业受辐射致伤后,就丧失了劳动能力,不能工作;先后辗转费县医院、临沂市医院、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天津)、北京解放军307医院等医疗机构治疗,花费了十几万元,不仅花光了家里这些年的积蓄还向亲戚、朋友借了很多债。别说花费巨额费用进行骨髓移植,就是住院现在都住不起,就靠每月输一次血维持着。在这一年来,我多次找河北方圆工程检测有限公司,方圆公司总经理王青春、项目经理何爱民让我找老板赵新国,他们公司不负责任;我找赵新国,赵新国只答应给我解决去年的医药费,其他的和以后的费用不管了。
我所在工地的涉事企业为河北方圆工程检测有限公司,是大型国企下属企业。(公司地址:河北省任丘市华北石油工程建设公司院内;法定代表人是执行董事马广申;总经理是王青春;投资股东是中石油管道局);所在工地是投资60亿元的中石油苏桥储气库群配套工程项目。方圆公司在整个工作当中严重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及操作规程才造成重大辐射事故的发生和特别严重的后果。
没有 安全培训,没有配备安全辐射测量计,没有安全员。就违章上岗。如不真实我愿负法律责任。
大家帮你转发收起
9月17日 19:05 来自vivo
回复 56789 2014-9-26 16:00
gqking1982: haishi yong hanzi hao,kanqilai bushi henxinku。
:添加时光轴记录:我叫王加起,男,汉族,1987年8月23日出生,山东省临沂市费县马庄镇牛田村三组人;身份证号371325198708232718,联系电话:18764916661。
2013年4月,我和老乡胡平(男,25岁,山东省蒙阴人)经人介绍来到河北省霸州市信安镇杨各庄村,随老板赵新国在河北方圆工程检测有限公司苏桥储气库项目部工地工作,工作内容是操作γ射线探伤机(放射源为铱-192,与2014年5月7日南京放射源丢失事件的放射源相同)进行管道探伤作业。项目经理张晨霞和管理人员以及设备都是河北方圆工程检测有限公司的(以下简称方圆公司),另有赵新国带领的从事一线探伤作业的农民工大约有十人左右,我是其中之一。2013年6月7日晚,我与同事胡平、水源(男,约26岁,山东人)、韩军(男, 约22岁,山东费县人)赵勇(男,23岁,山东费县人)共5人,乘司机宋得水(男,24岁,河北任丘人)驾驶的皮卡车携带三台γ射线探伤机前往工地作业,其中我与 胡平一组,韩军与 赵勇一组,水源自己一组。水源在作业过程中感觉没有收回放射源(水源操作的这台探伤机平时就不好用,方圆公司又不肯修,属于带病作业),就电话报告了项目部经理张晨霞,张晨霞就给在另外作业区的王超打电话,要王超过来水源这儿看看。结果王超没有来。后来,水源给司机宋德水打电话,让宋德水去接他。大约在6月8号凌晨2点左右,水源携带他的那台γ射线探伤机和我们汇合(当时,该机放射源铱-192已卡在前导管内没有被收回到防护铅罐内,处于辐射暴露并高度致人危害状态)。汇合后,我们5人乘宋德水驾驶的皮卡车(我坐副驾驶位置,水源等4人挤在驾驶室后排。当晚我们作业拍的片子均放在我脚下,后来才发现因受放在后车厢内放射源的照射而全部曝光)由作业工地返回杨各庄村的项目部。途中,大约凌晨4点左右,司机宋德水驾车差一点儿翻到沟里去,他说头晕(可能和受铱—192照射2个多小时有关)不能开车了,于是我们在王庄子乡通往112国道的路东侧一个加油站内进站休息。我们6人在车上睡了大约4个小时(也被铱-192放射源近距离照射了4个小时,同时该放射源也在作为公共场所的加油站内照射了4个小时,加油站夜间值班人员及过往加油车辆司乘人员均在被铱-192照射范围之内);到早晨8点左右,我们回到杨各庄村项目部。大家将3台γ射线探伤机卸下来放在一进大门口影壁内的仓库里的(周边近距离就是我们的职工宿舍、杨各庄村民民居、住宅楼、饭店等)后,我们就上二楼睡觉去了(我们睡觉的位置距那台γ射线探伤机的直线距离不足20米)。睡至中午12点左右,有人上楼叫醒我们,说我们照的片子不合格。我和胡平、赵勇下去看,发现片子全曝光了。有人说是不是铱-192放射源没有收回去?这才把水源喊下来,水源说,可能是没有收回去。项目经理张晨霞这才组织人拿报警器(事实证明该报警器是坏的,失灵了)到仓库里去找源,结果报警器放到水源操作的那台γ射线探伤机上没有报警(应该报警),他们就拿着报警器去我们乘坐的那辆皮卡车上去找。我因为犯困,就在仓库里坐着了。他们在外面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后来一个叫王强的工人进来找到水源操作的那台探伤机,拿起前导管朝地上一磕,铱—192放射源从前导管内掉了出来。大家一看放射源就在外面,吓得都从仓库里跑了出去,到了院子里。后来一个叫王影的工人穿上铅衣进到仓库,想把放射源安回到铅罐里去,没有成功,马上就出来了。大家吓得都没人敢再进去,后来我看这也不是办法,总得把源放回去,要不大家都危险。于是,我穿上铅衣,进到仓库里,用了大约十几秒的时间,把源放回到铅罐里去了,那时大约是下午14点左右。(该放射源已经从凌晨2点到下午14点失控暴露在外时间长达12小时,其中在加油站暴露辐射约4小时,在杨各庄村辐射暴露约6小时)。当天下午,项目部主管经理何爱民和安全主管杨某某(具体名字不详),把我、水源、张晨霞分别叫到宿舍做了笔录。第二天(6月9日),公司组织我们当晚一起作业的6人(包括司机宋德水)到保定市职业病防治所体检。在6月9号晚上作业时,我就感到气喘、浑身乏力(平时不这样)。我告诉张晨霞经理说干活没劲儿,张说让我休息一天。第二天上午,赵新国和宋德水、庞万里带我到了河北省任丘市法医医院检查。下午拿到化验结果,一个大夫看我的化验结果说我白细胞、血小板、红细胞等指标都低。下午正好胡平、韩军、赵勇三人也赶到了任丘市。赵新国就让我们4人一起回山东老家了。
我回到山东老家后,先到山东费县医院检查,验血发现各项指标都低,就去了临沂市医院,验血指标还低,就从6月24开始至7月7日在临沂市医院住院治疗。临沂市医院初步诊断我为:全细胞减少,MDS?免疫相关性全细胞减少?因无法确诊,建议我去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天津)做进一步检查。7月22日,经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天津)诊断,印象为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RCMD,全血细胞减少原因待查。建议我如有条件“行HLA配型并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骨髓移植)”。2014年6月27日,我又到北京解放军307医院住院检查,医生再次建议我尽快筹钱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骨髓移植)
我后来通过咨询和查资料才知道我的伤病完全是因为2013年6月7、8号在方圆公司受铱—192 放射事故辐射造成的“放射病”。因公司当时隐瞒了我在保定职业病防治所的检查结果,没有带我去正规的放射病专业医院进行有针对性的治疗
我家在沂蒙山区,妻子24岁,有一个3岁的儿子,父母年过半百,全家都是农民。从去年6月,我在工地作业受辐射致伤后,就丧失了劳动能力,不能工作;先后辗转费县医院、临沂市医院、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天津)、北京解放军307医院等医疗机构治疗,花费了十几万元,不仅花光了家里这些年的积蓄还向亲戚、朋友借了很多债。别说花费巨额费用进行骨髓移植,就是住院现在都住不起,就靠每月输一次血维持着。在这一年来,我多次找河北方圆工程检测有限公司,方圆公司总经理王青春、项目经理何爱民让我找老板赵新国,他们公司不负责任;我找赵新国,赵新国只答应给我解决去年的医药费,其他的和以后的费用不管了。
我所在工地的涉事企业为河北方圆工程检测有限公司,是大型国企下属企业。(公司地址:河北省任丘市华北石油工程建设公司院内;法定代表人是执行董事马广申;总经理是王青春;投资股东是中石油管道局);所在工地是投资60亿元的中石油苏桥储气库群配套工程项目。方圆公司在整个工作当中严重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及操作规程才造成重大辐射事故的发生和特别严重的后果。
没有 安全培训,没有配备安全辐射测量计,没有安全员。就违章上岗。如不真实我愿负法律责任。
大家帮你转发收起
9月17日 19:05 来自vivo
回复 56789 2014-9-26 16:07
铁路探伤工: ni men zhen shi tai you cai le !
 
   我叫王加起,男,汉族,1987年8月23日出生,山东省临沂市费县马庄镇牛田村三组人;身份证号371325198708232718,联系电话:18764916661。
   
   2013年4月,我和老乡胡平(男,25岁,山东省蒙阴人)经人介绍来到河北省霸州市信安镇杨各庄村,随老板赵新国在河北方圆工程检测有限公司苏桥储气库项目部工地工作,工作内容是操作γ射线探伤机(放射源为铱-192,与2014年5月7日南京放射源丢失事件的放射源相同)进行管道探伤作业。项目经理张晨霞和管理人员以及设备都是河北方圆工程检测有限公司的(以下简称方圆公司),另有赵新国带领的从事一线探伤作业的农民工大约有十人左右,我是其中之一。2013年6月7日晚,我与同事胡平、水源(男,约26岁,山东人)、韩军(男, 约22岁,山东费县人)赵勇(男,23岁,山东费县人)共5人,乘司机宋得水(男,24岁,河北任丘人)驾驶的皮卡车携带三台γ射线探伤机前往工地作业,其中我与 胡平一组,韩军与 赵勇一组,水源自己一组。水源在作业过程中感觉没有收回放射源(水源操作的这台探伤机平时就不好用,方圆公司又不肯修,属于带病作业),就电话报告了项目部经理张晨霞,张晨霞就给在另外作业区的王超打电话,要王超过来水源这儿看看。结果王超没有来。后来,水源给司机宋德水打电话,让宋德水去接他。大约在6月8号凌晨2点左右,水源携带他的那台γ射线探伤机和我们汇合(当时,该机放射源铱-192已卡在前导管内没有被收回到防护铅罐内,处于辐射暴露并高度致人危害状态)。汇合后,我们5人乘宋德水驾驶的皮卡车(我坐副驾驶位置,水源等4人挤在驾驶室后排。当晚我们作业拍的片子均放在我脚下,后来才发现因受放在后车厢内放射源的照射而全部曝光)由作业工地返回杨各庄村的项目部。途中,大约凌晨4点左右,司机宋德水驾车差一点儿翻到沟里去,他说头晕(可能和受铱—192照射2个多小时有关)不能开车了,于是我们在王庄子乡通往112国道的路东侧一个加油站内进站休息。我们6人在车上睡了大约4个小时(也被铱-192放射源近距离照射了4个小时,同时该放射源也在作为公共场所的加油站内照射了4个小时,加油站夜间值班人员及过往加油车辆司乘人员均在被铱-192照射范围之内);到早晨8点左右,我们回到杨各庄村项目部。大家将3台γ射线探伤机卸下来放在一进大门口影壁内的仓库里的(周边近距离就是我们的职工宿舍、杨各庄村民民居、住宅楼、饭店等)后,我们就上二楼睡觉去了(我们睡觉的位置距那台γ射线探伤机的直线距离不足20米)。睡至中午12点左右,有人上楼叫醒我们,说我们照的片子不合格。我和胡平、赵勇下去看,发现片子全曝光了。有人说是不是铱-192放射源没有收回去?这才把水源喊下来,水源说,可能是没有收回去。项目经理张晨霞这才组织人拿报警器(事实证明该报警器是坏的,失灵了)到仓库里去找源,结果报警器放到水源操作的那台γ射线探伤机上没有报警(应该报警),他们就拿着报警器去我们乘坐的那辆皮卡车上去找。我因为犯困,就在仓库里坐着了。他们在外面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后来一个叫王强的工人进来找到水源操作的那台探伤机,拿起前导管朝地上一磕,铱—192放射源从前导管内掉了出来。大家一看放射源就在外面,吓得都从仓库里跑了出去,到了院子里。后来一个叫王影的工人穿上铅衣进到仓库,想把放射源安回到铅罐里去,没有成功,马上就出来了。大家吓得都没人敢再进去,后来我看这也不是办法,总得把源放回去,要不大家都危险。于是,我穿上铅衣,进到仓库里,用了大约十几秒的时间,把源放回到铅罐里去了,那时大约是下午14点左右。(该放射源已经从凌晨2点到下午14点失控暴露在外时间长达12小时,其中在加油站暴露辐射约4小时,在杨各庄村辐射暴露约6小时)。当天下午,项目部主管经理何爱民和安全主管杨某某(具体名字不详),把我、水源、张晨霞分别叫到宿舍做了笔录。第二天(6月9日),公司组织我们当晚一起作业的6人(包括司机宋德水)到保定市职业病防治所体检。在6月9号晚上作业时,我就感到气喘、浑身乏力(平时不这样)。我告诉张晨霞经理说干活没劲儿,张说让我休息一天。第二天上午,赵新国和宋德水、庞万里带我到了河北省任丘市法医医院检查。下午拿到化验结果,一个大夫看我的化验结果说我白细胞、血小板、红细胞等指标都低。下午正好胡平、韩军、赵勇三人也赶到了任丘市。赵新国就让我们4人一起回山东老家了。
   我回到山东老家后,先到山东费县医院检查,验血发现各项指标都低,就去了临沂市医院,验血指标还低,就从6月24开始至7月7日在临沂市医院住院治疗。临沂市医院初步诊断我为:全细胞减少,MDS?免疫相关性全细胞减少?因无法确诊,建议我去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天津)做进一步检查。7月22日,经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天津)诊断,印象为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RCMD,全血细胞减少原因待查。建议我如有条件“行HLA配型并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骨髓移植)”。2014年6月27日,我又到北京解放军307医院住院检查,医生再次建议我尽快筹钱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骨髓移植)
我后来通过咨询和查资料才知道我的伤病完全是因为2013年6月7、8号在方圆公司受铱—192 放射事故辐射造成的“放射病”。因公司当时隐瞒了我在保定职业病防治所的检查结果,没有带我去正规的放射病专业医院进行有针对性的治疗
   我家在沂蒙山区,妻子24岁,有一个3岁的儿子,父母年过半百,全家都是农民。从去年6月,我在工地作业受辐射致伤后,就丧失了劳动能力,不能工作;先后辗转费县医院、临沂市医院、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天津)、北京解放军307医院等医疗机构治疗,花费了十几万元,不仅花光了家里这些年的积蓄还向亲戚、朋友借了很多债。别说花费巨额费用进行骨髓移植,就是住院现在都住不起,就靠每月输一次血维持着。在这一年来,我多次找河北方圆工程检测有限公司,方圆公司总经理王青春、项目经理何爱民让我找老板赵新国,他们公司不负责任;我找赵新国,赵新国只答应给我解决去年的医药费,其他的和以后的费用不管了。
   我所在工地的涉事企业为河北方圆工程检测有限公司,是大型国企下属企业。(公司地址:河北省任丘市华北石油工程建设公司院内;法定代表人是执行董事马广申;总经理是王青春;投资股东是中石油管道局);所在工地是投资60亿元的中石油苏桥储气库群配套工程项目。方圆公司在整个工作当中严重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及操作规程才造成重大辐射事故的发生和特别严重的后果。
没有配备安全员,没有安全培训,没有配备安全辐射测量计,
出事故虚报医院检查结果,不及时给于治疗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联系我们|免责申明|广告赞助|手机版|Archiver|远东无损检测资讯网

GMT+8, 2018-7-23 19:06 , Processed in 0.057602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